•        公司里有一个女生叫小红,90后。虽然她有英文名叫Daisy,但是大家仍旧习惯叫她小红。小红绝对是再普通不过的名字,有点翠花上酸菜的感觉。小红在我们公关部,头衔是客户助理,其实她一人身兼三个职务:客户助理、前台、行政助理。开门、发快递、跑腿、扫描、复印、帮烧饭阿姨搭把手,空下来的时候给经理整理媒体报告,每天的工作满满当当。交代小红做什么事情她总是轻轻的“哦”一声,然后埋头开始做。期间也很少说话。在这个只有16个人的小公司里,大部分人对小红也都是客客气气的。小红的英文不太好,所以她在不懂中文的同事面前话更少。

           公司有一个女生叫Amy,比我大两岁,徐州人,结了婚有两个儿子,老公是河南人,两个人曾经都在某跨国IT企业工作,两人相互然后结婚、生子、买房。Amy来公司快一年了,之前从来没有做过公关的工作,她大学念的是计算机专业。来公司以后,她负责社交媒体内容撰写,同时还要交代设计师做图片设计。Amy有两个儿子,平时聊起儿子就停不下来,一边说一边总是扬起幸福的笑脸。 我们的部门一共5个人,除了我,小红,Amy以外还有1个经理S以及一个同事MM是老板的太太。在办公室里,话最多的是S还有MAmy和小红一般不怎么主动发起话题,只是跟着附和一下。

           小红因为要干很多杂事,手边的工作总是会被打断。干的最多的就是开门。办公室租在一个民宅的一楼,民宅设了防盗铁门,所以每次有人摁门铃小红都要跑到客厅去开门。这样一天来来回回至少得有10次。刚开始,我总是不太习惯,所以很少出办公室的大门,因为不想麻烦她跑出去替我开门,但是时间久了,知道这是她日常工作的职责,也就习惯了,只是每次出门口都要和她打个招呼。

           除了杂事,小红负责整理客户的媒体报告,还要定时发送微博,规划微信内容。 这些工作如果在大公司可以由至少2个人来分担。 Amy和小红似乎做的事情不能让人满意,因为自我第一天坐进办公室以来,经理S训斥两个女生的声音不绝于耳。S是公司的公关经理,结婚了,有一个女儿,还怀着一个儿子。S嗓门嘹亮,说话口齿清楚,大老远就能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是个爽朗的南方女生。S负责与客户对接工作,通常是她从客户这里接了活儿,然后交代给小红和Amy来做。大部分交代下去的工作都是每周的微信撰写和图片设计。

           周五往往是两个女生最难熬的一天,因为通常这一天都是在挨骂声中度过的。每周五都是推送微信的日子。微信的内容总是不能让客户满意,图片设计不符合客户的要求,于是图稿一改再改,设计部的同事也不得不加班,S也不得不留下来监工。 “你到底听懂了没有Amy?”“到底是你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我的表达有问题?”“为什么你做的东西和我们当初说好的不一样?你当时不是说你听懂了吗?”“你现在就去做啊?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通知设计部?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通常在S机关枪式的责备声中,Amy胆怯的解释着,声音中充满了不自信,她的声音很轻,很快就被S另一阵劈头盖脸的责备声给盖了过去。天色已暗,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

           Amy的工作不得力,经理们开会决定要她和小红对调工作。于是现在的周五轮到小红挨骂了。“小红,你这个样子我都在替Jane担心。”S的言下之意是她休了产假以后,我要负责指导小红,小红实在是不好带。

            这一周,全公司都在临港出差做活动,活动前一晚大家都在会议室做准备工作,只有小红一个人坐在旁边全神贯注的修改另一个客户的微信内容,一直修改到凌晨四点,早上报道迟到了十几分钟,耽误了活动的准备工作。我们部门负责来宾签到,我看到站在前台后的小红木木讷讷的在长长地名单中找来宾的名字,怎么找都找不到,而身边的充当帮手的大学女生已经利索的找到了嘉宾的名牌笑脸相迎地递了出去。第一天签到任务结束以后,我们清场的时候发现签到名单不齐,所有的签字笔都找不到了。原来是慷慨的小红把笔都借出去了,但是有借却无还。

           其实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女生,她们默默的做一些细小、简单但是却麻烦的事情,那些别人不愿意做或者不屑于做的事情,他们起码做的没有埋怨。她们的确不聪明,没有办法把事情做的漂亮,她们也不伶牙俐齿,没有办法说的漂亮。很多女孩,像他们一样,没有出众的容貌,也没有出色的才华,更没有伶俐的口才,她们平平凡凡,对于生活没有太多的要求,也没有太多的想法,更没有什么远大的梦想。她们面对说得出漂亮话,做得出漂亮事情的人总是习惯沉默。这种沉默或许可以理解,但是这种沉默却让我难过。沉默的大多数有两种,一种是有话却不愿意说,另一种是根本无话可说甚至不知道还有话语权存在这回事。

           在这个无论商家还是个人每天都在绞尽脑汁争夺大家注意力,猛刷存在感的互联网年代,沉默不是力量,沉默也不是金。沉默就等于被遗忘,就等于被抛弃。更可怕的是,沉默就等于你失去了主张自我的权利。在别人指责你的时候,你一言不发,就表示你默认了自己的错误。在别人给你指派工作的时候,你一言不发,就表示你默认了这件事情你是可以胜任的。在别人规划工作的时候,你一言不发,不告知大家可能发生的困难,就表示你默认不会有任何计划外的意外和困难发生。沉默就等于被动。当你沉默的时候,别人就有了主动权。无论是工作还是你的生活,你愿意让别人来评判你的对错,你真的心甘情愿让别人颐指气使地否定你的一切吗?

            这个世界往往就是这样,要么会做事,要么会吆喝,要么至少嗓门要大。不会做事又不会吆喝,嗓门又小,一定吃亏。而且会吆喝的人往往比会做事的人更占便宜,起码在这个社会,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放弃了话语权就等于失去了保护自己的权利。这个社会,没有给笨嘴拙舌的人太多平等的机会,但是却有很多笨嘴拙舌又才华平平的人活的自信又快乐。

           每一个女孩都应该有自己的骄傲,骄傲的活着,骄傲的做着自己的工作。或许你不漂亮,也不聪明,也不会说动听的话,但是这不妨碍你拥有自信和自由表达自己喜怒哀乐的权利。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你,你值得更好的对待自己,值得要求别人更好的对待你。女孩,不要沉默,大声说出你的想法。当你学会取悦自己的时候,才是拥有幸福的开始。

    Tag:
  • 关于时间

    2015-01-25

    (一)

    因为家里的矛盾,自奶奶去世以后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姑姑们了,再次见面的时候心里一惊,姑姑的牙齿松了,头发白了,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明显,心里禁不住感慨,当年的那些往事真的已经是往事了,谁亏欠了谁,谁计较了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时间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无论是谁,无论背负怎样的过去,最后都一样会随着时间老去。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们最后都还是要和时间讲和

    (二)

    表哥的儿子一天比一天出落的讨人喜欢,每每看到笑盈盈的小宝宝,心里会特别的有感触。小宝贝和他的爸爸太像了,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吹弹可破的白皙的皮肤,憨态可掬,笨笨的在房间里走过来走过去,那情景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表哥,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我们,还是天真无知的孩子,穿着裤衩在弄堂里跑来跑去。爸爸妈妈和舅舅舅妈还年轻如今日的我,他们在家里聊天,还有慈祥的外婆在灶头前默默忙碌的身影。一眨眼,表哥都有了孩子,就像当年的舅舅,开始成为了一个父亲,一家之主。时间过的太快,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孩子,身边的人却一个一个迈进了新的人生。时间就是这么的神奇,生命的轮回不断的在上演。终于知道为什么老人会特别的疼孙辈,因为他们从孙辈身上看到了当年自己儿女的身影,抱着孙子和孙女儿好似自己又再一次获得初为人母初为人父的喜悦。

    (三)

    再一次来到舅舅家,舅舅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谈笑风声,他丰富的音乐人生,只要看一眼满屋子密密麻麻的唱片就足以让外人明了。“你知道吗,我现在买唱片的劲头已经没有以前足了,从前只要是喜欢的作品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收入囊中,现在我不再经常买唱片了。或许是因为觉得年纪大了,人生还能有几个耳聪目明,精神好的日子?唱片买回来,能够听的日子也不多了。”他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茶几上点着蜡烛,外面夜色正浓,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洪亮,在房间里回想。唱片机里悠悠的放着几百年的曲子。“你看看这么多的唱片我都不知道留着做什么,我的儿子其实并不喜欢听音乐。当年在ebay上淘LP的时候,常常会从欧洲和美国的卖家哪里拿到许多难得的珍品,其实那些唱片都是卖家父母身前所拥有的,或许他们的儿子女儿不喜欢音乐,于是最后只能卖掉。”听到这一段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似乎被针轻轻的扎了一下。这个一间小小的厅堂,珍藏着数不清的名家名曲,对于懂音乐的人来说,这里陈列的都是古典音乐殿堂中最耀眼的精华,是无价的瑰宝,是一个能够通往宇宙银河的星光阶梯。而对于不懂音乐的人来说,满架子满摞排列整齐,小心的套着透明袋子的唱片和LP只是标着标签,随着时间流失逐渐丧失价值的商品罢了。

    当年红色警报解除以后,中央交响乐团第一次演奏贝多芬的第五。我几乎是欢喜的发狂,一路跑回家,问邻居借了当时算是贵重家电的收音机,到了整点,正襟危坐等待演出的开始。即便当时的演奏水平和声音质量与今日的几十万元的音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当年听完音乐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的那份激动,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时间可以带走一切,甚至是生命,但是它无法改变一个因为音乐而被重新塑造过的人生。既已成为事实,也会成为历史,无法改变,无法否定。只是这份热爱已经不再是占有。时间让他变得知天命,有些无奈,却也是一种坦然的服输。

    二十年前,我们还是不问世事的孩童,我们的父母正当年

    十年前,我们是初问世事的豆蔻少年,我们的父母正入中年。

    现在,我们是深谙世事的成年,我们的父母正迈入老年。

    十年后,我们已为父为母,我们的父母已是人生的迟暮

    十年为一期,弹指一挥间。用这仓促一生去丈量光阴实在是太可笑。如果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求学,那么最后的毕业课题一定是如何学会笑着和时间愿赌服输。

    Tag:
  • 我正在经历二十五六岁的人都有的焦虑。往前几步是三十而立之年,家庭、责任让自己望而却步,而后几步是二十岁,无忧无虑的花样年华让人惋惜。

     
    迷茫着自己未来的方向,正在阅读陈愉的Don't marry before 30. 还一口气买了四本书,sex and the city, 二十五岁的世界,复活。之前的好多书还没有看完,宋玲又寄来了一本新书。让我想想,似乎。。书展买的书还没有看完。手边还有一本Tipping point才翻了几页。
     
    是该好好花时间阅读了。
     
    德国的旅行记录该动笔了。
     
    以下是三毛的一段话,不记得自己是不是做过摘录
     
    "不快乐的女孩子,请你要行动呀!不要依赖他人给你快乐,你先去将房间布置起来,勉强自己去做,会发觉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而且,兴趣是可以寻求的,东试试西试试,只要心中认定喜欢的,便去培养它,成为下班之后的消遣。
     
    可是,我仍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最深的快乐,是帮助他人,而不只是在自我的世界里享受——当然,享受自我的生命也是很重要的。你先将自己假想为他人,帮助自己建立起信心,下决心改变一下目前的生活方式,把自己弄得活泼起来,不要任凭生命再做赔本的流逝和伤感,起码你得试一下,尽力地去试一下,好不好?
     
    享受生命的方法很多很多,问题是你一定要有行动,空想是不行的。 "
     
    上海的雨下得好大,又是一场万人渡江的场景。庆幸睡到自然醒,下午才去的办公室。
    Tag: